中国微企网
香溢融通(600830.SH)收到上交所问询函
发布日期: 2020-06-16 15:30:16 来源: 中国经营报

近日,香溢融通(600830.SH)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其就公司在担保业务营收下滑的同时仍增资及收购担保业务的原因等问题进行说明。

与此同时,香溢融通包括典当、融资租赁在内的主营业务均出现下滑。此前,香溢融通还因财务造假遭证监会处罚。

针对是否会将担保业务列为未来发展重点等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致函香溢融通方面进行采访,截至发稿前并未给出回复。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在融资租赁和典当业务面临行业变局的情况下,重点发展担保业务或是最优选择。

不过,作为以金融业务为主业的香溢融通,诉讼债权呈上升趋势。财报显示,2019年期末诉讼债权余额合计5.16亿元,期末减值余额1.62亿元。

主营业务全面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1993年通过股改上市的香溢融通,已经是资本市场的“老面孔”,上市多年几经易主。1998年,通过股权转让,中国烟草总公司浙江省公司成为公司大股东,自此成为“中烟系”的一员。2008年5月,又由“大红鹰”更名为“香溢融通”。更名后,香溢融通将业务向囊括典当、融资担保、融资租赁、融资贸易等业态的类金融靠拢。

年报显示,2019年,香溢融通实现营业总收入4.49亿元,同比减少50.5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67.76亿元,同比减少13.25%。2020年一季度,香溢融通营业总收入同比又减少67.2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30.55%。这已是香溢融通连续第四年出现业绩下滑的情况。

财报显示,2019年担保业务实现营业收入7573.64万元,同比下降16.75%,担保业务成本1132万元,同比增加212.05%。

财报指出,担保业务成本增加系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增加,原因在于银行为规范管理,2018年9月开始由香溢担保支付原由银行直接向客户收取的手续费。

运作担保业务的平台是浙江香溢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溢担保”)。香溢担保为香溢融通控股子公司。2019年,香溢担保实现营业收入7573.64万元,净利润1181.35万元,本期净利润同比减少54.02%,主要系本期联合贷款担保业务合作中止,收入同比减少。

据了解,香溢融通的联合贷款主要是由香溢担保与温州银行联合开展。由于联合贷款业务逾期率已触及合作协议约定的解除条款,2019年4月25日,双方终止了合作的联合贷款担保业务。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联合贷款担保业务贷款客户5.5万户,人均贷款额2763.46元;逾期本金7211.58万元(其中逾期超过90 天的7030.65万元)。2019年度联合贷款担保确认收入占担保业务总收入的38.96%。

尽管担保业务出现下滑、成本大增,在营收中占比较高的联合贷款担保业务停滞,但香溢融通仍对香溢担保进行了增资。2019 年,香溢担保引进关联方战略投资者并完成增资。2020年2月,公司完成出资7,592.715万元收购宁波海曙香溢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曙香溢”)75%股权。

押注担保业务?

缘何担保业务营收下滑的同时仍增资及收购担保业务?对此,上交所发出问询函提出质疑,截至发稿前,香溢融通尚未给出回复。

不过,从香溢融通此前的经营状况判断,担保业务或成未来发展重点。

尽管担保业务出现下滑,但公司其他金融业务状况同样不乐观。2019年,香溢融通租赁收入2616.16万元,同比减少31.97%;典当利息收入8017.67万元,同比减少30.88%。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全国融资租赁企业总数约为12130家,较上年底的11777家增加了353家,增长2.91%。全国融资租赁合同余额约为 66540亿元人民币,比2018年底的66500亿元增加约40亿元,增长0.06%。2019年,融资租赁企业数量、注册资金和业务总量只在个别时间和个别地区有少量增加,整个行业发展总体处于调整状态。

2020年1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对租赁行业未来发展提出更高的要求。

财报称,2019年香溢融通租赁业务发展放缓,在主流市场领域竞争力不足,香溢融通正寻求新的合作领域。报告期末,香溢融通租赁业务规模同比下降,存量大额项目减少,新增项目呈现小额化的特点。

典当方面,2013年6月,银监会下发《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防范外部风险传染的通知》,正式明确银行业禁止向典当行以及非融资性担保机构提供授信。财报指出,2019年以来,货币政策宽松的大环境直接影响到了典当行业,典当业务量特别是房地产抵押业务量下降,部分银行在服务上对个人房贷业务缩短审批流程,在经济上给予基准利率的优惠,使典当行的房地产抵押业务流向了银行。

相比之下,夯实担保业务似乎是当前的最优选择。

2019年10月23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印发融资担保公司监督管理补充规定的通知》(以下简称“补充通知”)指出,为各类放贷机构提供客户推介、信用评估等服务的机构,未经批准不得提供或变相提供融资担保服务。

不少业内人士判断,此政策对于拥有融资担保资质的正规公司是一利好,行业资源将向持牌公司倾斜。

作为以金融业务为主业的公司,风控始终是生命线。不过,从以往公告来看,香溢融通有大量债权处于诉讼和仲裁阶段。

财报显示,2019年期末诉讼债权余额合计5.16亿元,期末减值余额1.62亿元。其中,委托贷款占比较大,目前余额为2.13亿元,均逾期或诉讼,已计提减值准备6263.04万元。

此外,香溢融通此前的财务造假事件也已浮出水面。

2019年1月,证监会对香溢融通进行立案调查,一年又三个月后的2020年4月9日晚间,公司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宁波监管局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的公告》,此前三年的财务造假问题随之浮出水面:香溢融通部分高管想牟取不正当业绩奖励,通过提前确认投资收益实施财务造假,致使公司2015年利润虚增、2016年利润虚减。香溢融通2015年虚增净利润7758万元,占2015年披露净利润的50%,2016年虚减净利润2928万元,占2016年披露净利润的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