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微企网
拿下索尼音乐后短视频巨头TikTok还想要什么
发布日期: 2020-11-04 08:21:16 来源: 北京商报

作为一家短视频巨头,TikTok深知音乐之于自身业务发展的重要性。在海外一路疯狂生长、收割流量的同时,TikTok早已被唱片公司盯上,毕竟版权问题一打一个准,就连流媒体音乐大佬Spotify都多次因版权问题被唱片巨头告上法庭。因此,对于仍在扩张期的TikTok而言,从索尼音乐到环球音乐,几大唱片巨头还是合作更好。

互利双赢

在音乐版权方面,TikTok再下一城。当地时间11月2日,TikTok证实,已经与索尼音乐娱乐公司签署了新的授权协议。根据这份授权协议,所有TikTok用户将能够继续使用索尼唱片出版的歌曲,包括哥伦比亚唱片和美国广播唱片公司(RCA),供创作者在其平台上使用。

作为全球第二大音乐唱片巨头,索尼音乐的“力挺”对于TikTok的意义无疑是巨大的。在声明中,TikTok称,扩大后的授权协议将使TikTok的创作者社区能够获得索尼当前热门、新发行歌曲、经典曲目的声音片段,包括碧昂斯、马丁·盖瑞斯和哈里·斯泰尔斯等数千名音乐人的作品。

当然,要想获得索尼音乐的点头,TikTok也付出了不少。据一位熟悉该协议的人士透露,TikTok向索尼支付的版权费用比之前的协议有“大幅增加”,但两家公司拒绝对合同的任何细节进行评论。对于协议的更多具体内容,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TikTok方面,不过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具体回复。

除了TikTok可以从这一协议中获益之外,索尼音乐也有自己的打算。据了解,这份协议还要求该应用与索尼旗下的厂牌合作,开展营销旗下艺人和识别新兴人才的项目。简而言之,索尼音乐也将使用TikTok平台来推广自己的音乐人。

事实上,在TikTok的风靡过程中,不少音乐人以及唱片公司也从中尝到了甜头,如Lil Nas X的歌曲《Old Town Road》在该应用程序中大受欢迎,并与索尼音乐旗下的哥伦比亚唱片签约;而由索尼音乐发行的老歌《Break My Stride》也因为TikTok而再次翻红。

在接受CNN采访时,《Break My Stride》的创作者Matthew Wilder坦言,随着TikTok的出现,曾经红极一时的歌曲得以迎来全新一代的乐迷,并且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一首老歌只要在TikTok上火起来,其影响力会扩散至其他所有流媒体平台”。

北京商报

未雨绸缪

在传播诱惑力面前,TikTok的确拿下了不少音乐公司的支持。根据Sensor Tower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9月TikTok已获得了超过6110万次下载量,位列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下载榜冠军,其中,美国是第二大下载量市场,占比为9%。

今年1月,TikTok与全球独立音乐数字版权代理机构Merlin签署了合作协议。作为全球顶级独立唱片公司数字版权代理机构之一,Merlin曾向Spotify、YouTube和SoundCloud等平台授予音乐版权许可,旗下的会员包括Mad Decent、Better Noise和AWAL等唱片公司。

之后7月,TikTok与Believe建立了多年合作伙伴关系,后者是总部位于巴黎的独立艺术家音乐平台,与全球诸多独立艺术家和唱片公司都有着合作伙伴关系。

而在与Believe签约的第二天,TikTok又得到了美国国家音乐发行商协会(NMPA)的“绿灯”,双方签署了一项为期多年的许可协议。根据NMPA的说法,这笔交易“解决了TikTok过去未经许可使用该协会音乐作品所产生的费用”,并建立了“前瞻性合作伙伴关系”,即获得了该协会代理作品的授权许可,协议自2020年5月1日起追溯生效。据了解,NMPA成员包括三大主要音乐版权代理商,以及世界上最大的独立唱片公司。

对于TikTok的合作,Believe坦言,与TikTok的交易将为它提供对市场趋势的深入分析,并使Believe的艺术家和唱片公司受益于更大的市场营销覆盖面和更多的收入机会。

“TikTok是靠音乐视频起家的,拥有索尼的版权,许多热门的歌手和歌曲都能够正常使用,能够做大TikTok的日活,这是TikTok事业的最重要起点。”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指出。

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也表示,尤其是在国外,对版权特别重视,而TikTok作为一个短视频App,背景音乐等都需要授权,因此索尼音乐对TikTok未来的长期发展是很有帮助的。

的确,音乐版权问题曾令不少互联网巨头头疼不已。以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为例,全球三大唱片公司掌握了全球绝大多数音乐的版权,Spotify每年需要支付的版税达到了公司营收的52%。为了反抗,Spotify曾与华纳音乐对簿公堂,直到今年年初才结束版权纠纷。

TikTok也曾饱受版权之困。在与TikTok握手言和之前,NMPA曾呼吁对TikTok进行“审查”,称这一视频社交平台“惯性违反美国版权法,侵犯了歌曲作者和音乐发行人的权利”,甚至表示要起诉TikTok。

扩张之姿

“拿下索尼音乐版权对TikTok拓展全球市场也是有用的。”杨世界直言。

在经历了之前的风雨飘摇之后,TikTok似乎正在调整策略,重新开始了自己的扩张计划。10月27日,TikTok表示,该公司计划在美国、欧洲、加拿大和新加坡聘用约3000名工程师。

杨世界指出,TikTok现在在欧美市场的月活用户数基本均在1亿左右,所以TikTok对欧美市场还是比较看重的,包括把欧洲总部设在英国伦敦、在爱尔兰投资建立数据中心等,都能看出TikTok在扩张方面的野心。

扩张的背后,既有竞争的压力,也有持续汹涌的暗流。比如社交Snapchat已经释放出了信号,称很快会允许用户在他们录制的视频中添加音乐,从而对抗TikTok。与此类似,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也适时推出了对标TikTok的短视频应用Instagram Reels,而在不久前Reels也开始测试购物功能了。

这无疑是对TikTok进军直播电商的又一次叫板。就在宣布扩张的同一天,总部位于加拿大的电商购物平台Shopify宣布,与短视频平台TikTok首度建立商务合作,使商家可以借助TikTok的“可购物”短视频广告吸引客户。

对此,王超分析称,TikTok全球拥有的用户仅次于Facebook,其用户又非常年轻,对直播电商接受度更高。当然,全球看来,直播电商还要看当地的产业链发展,比如电商、物流、支付的发展程度。不过,这些问题竞争对手也要面对,TikTok的难题不会比对手更多,相反,因为有中国的成功经验,所以解决这些问题相对更加容易一些。

在杨世界看来,TikTok与Shopify合作做直播电商可能只是前期测试。TikTok肯定是想要做直播电商的,它的优势是流量比较大,而且辐射的全球市场范围比较广,但在供应链、售后服务等方面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因此TikTok与Shopify的合作也是一种前期的探索,包括这些链条是否能跑通。

当然,在新领域扩张的TikTok,也仍将面临着巨头的压力。除了Facebook的对标之外,亚马逊也推出了Amazon Live,在Amazon Live中,直播者演示产品,而在视频下方,会有专门的窗口引导消费者购买商品。